乌鲁瓦图

情人崖

冷平流:

师父与海


第一次出海科考,且是两个月不靠岸补给的长途跋涉,对绝大多数科考队员来说是一趟艰苦的旅程(出海体验详见知乎《出海研究海洋科学的生活是怎样的?》,各位前辈总结的很到位,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4634160)。

有幸的是,在航次初期我就结交了船员老李,让我整个出海生活变得极其丰富多彩。我们相继成为了茶友(其实我根本没带茶具,还蹭光了他的所有好茶)、酒友(嗯,酒我也没准备,喝光了他带的十几瓶白酒)、甲板暴走友(船上就这么点屁大的地方可以走步锻炼);当然最重要的是,每晚作业间隙我都会看其捞鱼钓鱼双线操作,并忍不住拜师学艺,最终成功出师——钓上1米长的鲨鱼惊呆甲板众人(当然离不开师父亲自打造的鱼钩鱼线和逆天的运气)。除此之外,我海上作业误了饭点给我热菜热饭,钓到奇奇怪怪的鱼丢给我作个夜宵也基本成了师父的日常。

所以,乘着今天就祝您这位平凡又伟大的父亲(穿越过台风中心、与菲越在南海干过架、钓上过大白鲨、捞起过美国间谍浮标……的人)节日快乐!

评论

热度(56)

  1. denley126冷平流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乌鲁瓦图
  2. 苏浮尘 转载了此图片